1935

雖然這是全世界面對艱難的十年,Byford繼續發力, 讓管理層偶而放鬆